郑庄公:毛泽东眼里最厉害的人物

  毛泽东一生对历史上很多帝王级别的人物,都有过独到认识和高度评价。他认为商纣王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推崇曹操是“封建统治阶级中有数的杰出人物”,佩服刘邦是一位“高明的政治家”,称赞朱元璋具有“卓越的谋略和胆识才气”,但翻遍毛泽东所有读书文集,能够被他称作“很厉害”的人物,却只有春秋初期的郑庄公。

  1959年至1960年2月,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中曾说:“春秋时候有个郑庄公,此人很厉害。”历史上名号响当当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也不过被毛泽东用“略输文采、稍逊风骚”一笔带过,而名号一般的郑庄公,却能出人意料的成为毛泽东眼里的“厉害”人物,并冠之以“很”,让人匪夷所思。用毛泽东自己的话来说,这是因为郑庄公当年“在国内斗争和国际斗争中都很懂得策略”。

  中国人素来崇尚智慧,热衷谋略。所谓“攻人以谋不以力,用兵斗智不斗多”,正是这一文化传统的形象写照。因此,历史上凡在政治上有所建树的人物,其最大的特色必定是政治智慧超凡入圣,谋略运用炉火纯青,风吹雨打闲庭信步,把握时机掌握主动。春秋初年的郑庄公就是这方面的典型。郑庄公在历史上的最大作为,是通过各种手段使西周末期才立国的弱小郑国,在春秋初年率先崛起,“小霸”天下。当然,郑庄公的这些功绩同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千秋伟业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但若从郑庄公一生作为所体现的政治策略和政治技巧来讲,就不能不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了。

  郑庄公(前757年—前701年),郑武公之子,名寤生,春秋初年的郑国国君。在处理国内、国际斗争方面,郑庄公高超的政治策略,表现之一就是遇事能忍。当他的母亲姜氏与胞弟姬段串通一气,给他多方制造麻烦的时候,他能做到隐忍不发;姬段想占好的地方,他就把姬段分封到京地;姬段贪欲不足,大修城邑,图谋不轨,他也装出一副漫不经意的样子;姬段把西边和北边的城邑变成自己的私邑,力量不断扩大时,他内心波澜不惊,认为姬段这样做是自取灭亡。

  郑庄公高超的政治策略,表现之二为出手能狠。郑庄公在胞弟“逼宫”问题上的隐忍,以及在周天子打击面前的退让,决不是单纯的隐忍或退让,而属于韬光养晦,后发制人。他在隐忍的同时,私底下一直在做充分的准备,以求一招制敌。可他的对手却把郑庄公的克制隐忍、妥协退让认为是软弱可欺,于是乎步步进逼:姬段动员军队企图偷袭郑国国都,周天子大举起兵进犯郑国纵深之地。他们这种忘乎所以的举动,恰好为郑庄公痛下决心全面反击提供了绝佳机会,在有充分准备的前提下,郑庄公向对手迎头痛击:“克段于鄢”,一举端掉国内动乱的祸根;战于长葛,用新型的“鱼丽阵法”杀得周室联军人仰马翻,落花流水,连周桓王本人也中箭负伤。可见,不出手则罢,一旦出手,就又准又狠,雷霆万钧,摧枯拉朽,给对手以毁灭性的打击。这也是郑庄公战略意识高度成熟的显著标志。

  郑庄公高超的政治策略,表现之三为善后能稳。孔子说“过犹不及”。真正高明的战略家对战略目标的设定都是非常理智的,决不会在胜利面前头脑发热,忘乎所以,而是能注意掌握分寸适可而止,做到“有理、有利、有节”,用现代的话讲就是见好便收。郑庄公在这方面的作为,同样可圈可点。当挫败姬段的叛乱阴谋、迫使他逃窜共地后,郑庄公便不再追击,因为他知道,姬段此时已惶惶似丧家之犬,实在不值得继续花功夫去对付。大败周桓王后,部下请郑庄公继续追击,但他认为君子不宜过分逼人,更何况对方是天子,如果是为了挽救自己予以自卫,就应该保证国家无损,不能太过分。于是,当天夜里,郑庄公便派部下前去慰问周桓王和随征将士。遇事要忍,出手要狠,善后要稳,郑庄公的政治智慧与战略意识又何尝不是今天从事国际战略角逐的有益借鉴呢?

  郑庄公在位四十三年,于公元前701年病逝,葬在郑都西25公里处的洧水北岸。在春秋初期政治舞台上风云了一生的郑庄公,以称霸诸侯为目标,凭借自己富有的智谋和独特的性格在身边掀起了不少的波澜,分别击败过周、虢、卫、蔡、陈联军及宋、陈、蔡、卫、鲁等国联军。御燕、侵陈,大胜之;伐许、克息、御北戎,攻必克,战必胜,可谓所向披靡、战绩显赫。到了庄公四十三年(前701年),郑庄公居然能够召集齐、卫、宋等大国诸侯会盟于恶曹(今河南延津西南),俨然已是诸侯霸主。他倡导的称霸之风被后来的齐桓公、晋文公发扬弘大,成了春秋时代的显著标志;他的策略、智谋、能力和思维品格,对后来之人也有不少的启迪。郑庄公不愧为一个有战略眼光,精权谋、善外交的杰出政治家。毛泽东说得没错,郑庄公确实是一个很讲究策略的厉害人物。

  毛泽东之所以说郑庄公“很厉害”,与1959年至1960年初的国内、国际斗争形势是分不开的。在国内,人民公社化和“大跃进”中产生的共产风、浮夸风、高指标等错误倾向,使国民经济遭受了严重创伤;在国际上,美国加强了台湾海峡的兵力部署,蒋介石也疯狂叫嚣着要反攻大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公然发动武装叛乱,向驻藏人民解放军发动全面进攻;苏联以赫鲁晓夫为首的领导集团的大党、大国主义思想日益严重,中苏两党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已经进一步导致国家关系的恶化。作为红色江山的奠基人,毛泽东在这种风云变幻的严峻形势下,以史为鉴,反复研究春秋初期的斗争经过,高度评价郑庄公其人,既有自诩古人、成竹在胸的自信,也有不屈不挠、秣马厉兵的准备。这样看来,毛泽东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